当前位置: 主页 > 战斗方式 >
    回想以前的生活。
      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原本不愿意叫爸爸的姐姐开口了,而原本愿意叫爸爸的我,却改用人称代词“他”来称呼我的父亲了。平时见面,就好像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一样,我从不开口对他说一句话,也不看他一眼。我只是默默在饭点的时候,坐在一张极为严肃又安静的饭桌上,拿起筷子旁若无人地把自己的肚子填饱,然后放下碗筷,推进凳子,离开了我的家,回到对面租的我独处的屋子。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,为什么同在一个屋檐下,会是这个样子呢,这个问题我至今不知道该如何解决。
      除了洗漱、清洁和吃饭的时间待在家里,其他时间,我基本上都是在自己的小屋和学校中度过。早晨起床后,整个白天的时间几乎都耗在了学校,晚上便回到小屋中学习,一天学习结束后,拖着疲惫的身体到卫生间里冲个澡,然后看看喜欢的书籍,接着就闭上眼睛睡了,这样一天也就过去了。第二天醒来,又是如此一日。
       如此枯燥的学习和两点一线的生活,一成不变地让我又改变了许多。从初三那个活泼爱笑的女孩,转而成为面部时常无喜怒哀乐,也就是无表情的人。不喜欢说话,几度伤感于孤独,表情达意偏矫情,是我当时性格里最明显的特征。又恰巧碰上身体不好,在一大部分时间里,都在于医院亲密接触,更是促成了阴郁压抑性格的形成。后来朋友们经常用一个词来形容我,说我是个安静的女孩。
       也就是高中时期的安静、伤感、生病和矫情,使我养成了写作的习惯。起初是因为朋友极少,而心中矫情伤感的话过多,没有倾诉和可信任的对象,才把想说的话,都用文字的形式记录了下来。
       而我的真正的坦露心扉,是从我记录的形式由隐秘的日记本转为QQ空间开始的。有了心事后,我不再藏着掖着窝在心里,而是用文字写出来,然后发表到空间里。并不是为了得到别人的评论和点赞,而是我发现,当我把能吐露出来的心事写出来后,让其他的人可以了解到我的一部分想法,那一刻我的心好似舒了一口重重的气,不再是堵的不再是郁闷的,同时我感到较于往常的愉快。虽然无法发表出来的心事还有很多,但是写作从很大程度上帮助了我舒缓我的心情,也缓解了我过于厚重的孤独感。
       高中的学习虽然很紧张,容不得有一丝的放松和懈怠,但是我还是能从中偷得半日闲。
       不仅喜欢写作,我还喜欢阅读。而写作是建立在大量阅读的基础上的,所以当时尽管学习紧张,我还是买了很多的书,尽量挤出时间看。
       可能会有人认为,喜欢阅读,又喜欢写作,那么成绩并且语文作文一定是写得很好了。可惜,并不是这样。由于复习课程的日益紧张,我发现自己对高三复习的抵触情绪越来越强,尤其是采用固定模式的高考作文。即使我非常想要好好复习,但是内心总是静不下来。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再也不是那个安静的女孩了,而是好像又诱生起了性格里阴郁压抑的部分。
       期间,我对自己不再那么严厉了,而是又一次在原则上有些放纵了自己。原本就复习得很迟才睡觉的我,慢慢开始推迟了睡觉的时间,从十一点,到十二点,从十二点再到一点两点。有时心情郁闷,却又不知道为什么郁闷的时候,会熬夜到三四点甚至在黑暗里枯坐到天亮。但是,很多情况下,静止在黑暗里发呆,已经无法使我的郁闷焦躁的心情得到缓解和平静。不是没有想到过抽烟,只是很不巧的是,我的扁桃体极易发炎,不允许我用抽烟的方式来排遣孤独。所以,我只能用另一种方式——散步——来调节心情。只是,我的散步并不是日常里简单的走走,而是晚上一个人在人来人往的街头闲晃。在人潮涌动时,看着拥挤的人群,有许多感觉会即刻涌上心头,一会儿觉得站在人群里看着他们奔走在眼前包围着我很安全,一会儿又觉得那么渺小的我就这样轻易地被人山人海给淹没了。
       就那样,顷刻间,孤独感袭遍全身,我发现自己没有了安全感,我是孤独的,我披上了孤独的外衣。
       带着难以脱离的孤独感,我开始走在深夜的街头上。一个人走在冰冷得有些混乱的街头,我的表情也是冰冷而麻木的。因为是自己生活了将近二十年的小城,对当地的地形相当的熟悉,就是闭上眼睛听听声音也能知道哪里是哪里,所以敢一个人闲逛。而烈士墓园等公园深夜是不去的,虽然熟悉地形,但毕竟是女孩,于任何形势下如果发生了危险都是有害无利的,所以我晃荡的地方仅限于宽阔的马路。
       在夏季的午夜,闲晃于街头,与冬季相比,感觉是不一样的。夏季,我喜欢穿附带有大口袋的宽松的棉麻衣裤,双手收在裤袋里,走在街上,走过河上的石桥。凉风轻轻地吹过,和着我轻松缓慢的步伐,让我觉得轻松,心中原本郁闷的世界也会随着脚步逐步平静下来。冬季是我最不喜欢的季节,因为怕冷,所以冬天里深夜闲晃的时间会提早开始,也会提早结束。
       于季节的不断变化中,我发现许多事情,比如夜里的空气很新鲜很舒服,夜下的路灯特别的吸引人,市场里菜贩们都是三点左右就出门收购新鲜蔬菜了,有许多夜间的小吃店和大排档的生意才刚刚开始,母亲原来为了生活也是两三点左右就起床了……于闲晃的思考中,我才忽然明白,或许,我本身就是孤独的,孤独的外衣也许是早就披在身上的。只是从前没有在意,即刻才惊觉而已。
       白天,我将孤独的外衣留在屋里,挂在有微风吹入的窗口,走进人来人往的街市,坐在许多同龄人的课堂,不与人多说话,不制造丰富的表情。在同学和家人的眼里,我仍然是个乖的听话的孩子,仍然是个爱学习积极向上的朋友,只是不再那么好动,不常笑罢了。然而,只有我自己知道,在晚上的时候,我才会披上孤独的外衣,戴上帽子,仿佛是装在套子里的人,就着夜里的风,放着缓慢的脚步,走在深夜的街头。
       一个动作,坚持二十三天,便会成为一种习惯。何况我于深夜行走长达两年之久,逐渐习惯了孤独的滋味,甚至感觉孤独已不再成为一种令人难熬的矛盾情绪。两年多的时间,我看着披在身上的孤独的外衣,由暗黑色变为灰蓝色,又由灰蓝色变为灰色,最后趋向透明。我开始欣赏孤独的颜色,感受孤独的温度,抚摸孤独的柔软,品尝孤独的滋味。其实孤独不是冰冷的,在自己身上贴久了也会温暖。一个人自我依偎着会触摸到孤独给予的安静的温柔,舔舐到孤独苦涩而清甜的味道。
       我发现,孤独已不再是单纯的一件外衣,不再是我失落郁闷时才会出现。孤独已经深深嵌入我的血肉,与我的骨髓我的心紧密融合。孤独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令人恐惧,和她依偎着,可以和谐得像是与生俱来的朋友。
       后来,我感觉,孤独真的是与生俱来的,她随着我的长大而长大,随着我的逐渐成熟慢慢变得强大,如影随形。而且也不只是我一个人享有孤独的怀抱而已,原来每个人都拥有孤独这个朋友。父母,兄弟姐妹,朋友,同学,陌生人,她,他,满是愁容者,面布微笑者,无不一路携着孤独前行。
       我已经学会享受孤独了,学会与孤独做朋友。长时间的自我相处,使我感觉与人相伴是一种行动的牵绊。孤独让我在生活上做到了充分的自行了悟,让我在与集体相处之后,还能很好地自我陪伴。
       当我一个人吃饭的时候,她坐在桌前说,今天的饭菜真好吃。当我一个人看风景时,她站在身边说,你看那山那水多美丽。当我一个人逛街的时,她站在形形色色的衣物中说,我觉得酒红色那件衣服更适合你。当我一次次阅览书籍时,她坐在我旁边伸过头来说,女子应多存智慧。
       当我伤心郁闷时,她会蹲下身来轻拍我的肩膀说,没关系我还在呢。当我在黑暗里看不见时,她稳稳握住我的手说,别害怕有我呢。当我感觉累时,她会轻吹我闭上的双眼说,好好照顾自己。当我看见一对对情侣牵手从我身边走过时,她又轻轻地为我披上孤独的外衣说,别羡慕了你会遇到更好的。
       在我孤独路上,我遇见过很多人,男人,女人,形形色色性格的人。他们或与我擦肩而过,或与我一起发生过一段故事。他们有的已经走远,有的依然伴我,有的即将离去。但是,他们都最终成为了我文字里一笔带过的几个字。我为他们开心幸福过,也为他们伤心懊恼过。在他们那里,有我留下的欢声笑语,有我倾诉的难言絮语,也有我尽力给予的爱。同样,从他们那里,我获得了许多幸福,得到了许多爱,明白了许多道理,也比过去进一步地成长了。
       他们不是别人,是我或熟悉或陌生的朋友和爱人。
       孤独使我心灵的成长,超越了生理的成长。不认识我的人,会说我清冷淡漠。认识我的人,会说我安静恬适。了解我的人,会说,原来你是这样一个人,你就是这样一个人。
       而孤独已经成为我形影不离的朋友,走到哪儿我便带到哪儿,同一时间醒来,又同一时间睡去。
       孤独与我血肉相融。
       孤独就是我,我便是孤独。
       如此一来,我便不再孤独了。
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
请使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