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
    2010年5月19日,一辆辽宁牌照的警车驶入北京一所知名大学的校园。副教授黄英正在给学生上课,年过40却风采依旧的她侃侃而谈 你们应该成为对自己的未来负责任的人 当黄英拿着讲义走下讲台时,民警向她出示了拘留证。她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。
    15年前,陈宝民因为暗恋 校花 黄瑛,先后为了她挪用公款千万元,之后又因此畏罪潜逃,错上加错。
    可当陈宝民为了守住黄瑛的秘密妻离子散、颠沛流离14年,沦为一名打工仔时,却赫然发现本该是同案犯的黄瑛改名黄英过得顺风顺水,不但买房买车、读博士,还摇身一变成了法学教授、硕士生导师、区人大代表!
    重逢当年暗恋 校花 ,佳人笑语拨动心弦
    陈宝民是辽宁省盘锦市人,1983年考入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,学习财会专业。毕业后,他被分配到辽河油田。不久,陈宝民因为工作出色,升任原油销售部总会计师。
    1993年,原油销售部调来一名新同事章玉,负责协助陈宝民的工作。当陈宝民得知他是自己的校友时,心里猛地一动,装作无意地问道 你认识黄瑛吗? 章玉点点头: 怎么能不认识呢?她是我们学校的校花。对了,她最近要到沈阳出差,听说我俩在一个单位工作,还让我约你吃饭呢
    章玉的话让陈宝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镜头回到1985年9月1日,正在读大三的陈宝民应学校要求,举着标有校名的牌子到火车站去迎接新生。突然,一张俊俏的面孔跳入他的眼帘:那是一个留着披肩长发的女孩,皮肤雪白,嘴唇嫣红,美得让人不敢直视 那女孩就是黄瑛。
    黄瑛进校不久,就表现得十分活跃,不论是唱歌、朗诵还是主持,样样都拿手,她还参加了各种社团,大名从系里传到了全校,她也从 系花 升级为 校花 。只要黄瑛参加的社团,陈宝民全都参加,他既不会唱歌,也不会吟诗,每次活动时只能帮别人抱衣服、拿道具。但他感到,只要能看到黄瑛,那一天就会变得十分美好。
    转眼到了大四下学期,陈宝民就要毕业离校。正当陈宝民准备鼓起勇气向黄瑛表白时,却听到了她与金融系三年级的靳鹏恋爱的消息。陈宝民的勇气顿时消失,带着遗憾回到了家乡,被分配到辽河油田工作。
    1993年,陈宝民经人介绍与盘锦市供电局的安琪结婚。黄瑛变成了一个美好的符号被他深深埋在心底。但命运给他开了个玩笑,他刚刚结婚,黄瑛竟再次出现在他的生活中。
    3天后,章玉与陈宝民一起,在盘锦的一家酒店请黄瑛吃饭。此时,黄瑛已是建设银行珠海市前山支行的一名副经理。退去了学生的清纯,现在的她显得更加精致典雅,举手投足间都有白领丽人的迷人风度。
    几个人谈起以前在学校的趣事,都格外感慨。陈宝民试探地问到黄瑛当年的男朋友靳鹏,她笑着说 早分了,本人至今未婚。 这让陈宝民心里很不是滋味。当他问到黄瑛现在的工作状况时,她有些发愁地说 在银行工作看似风光,其实揽储任务很重 一旁的章玉半开玩笑地说: 宝民兄现在是我们公司的大管家,每天的资金来往至少3000万元,你那点任务算什么? 听到这句话,黄瑛期待地看着陈宝民。陈宝民赶紧推托: 那些钱只是让我保管,只能进不能出。 黄瑛有些生气地说: 你这人没劲,还口口声声老同学,一听要帮忙就推托。
    回到家,陈宝民辗转反侧。黄瑛愁眉不展的样子令他心里隐隐作痛。他掂量了一夜,决心帮她一把。
    得知陈宝民打算帮自己完成任务,黄瑛高兴得快跳起来了,陈宝民叮嘱她: 一定要提供银行存单给我,因为这笔钱是公款,你一定要保证资金的安全} 黄瑛连声答应。
    1995年3月7日,为了让账面看上去正常,陈宝民以珠海一家交通能源工业有限公司为收款单位,开出了一张面额为500万元的汇票。几天后,章玉亲自到珠海与黄瑛接洽。但他带回的却是一张广州开发区交通银行500万元的存单和两张共39万元的存单,以及6万元现金。不是说好存在黄瑛工作的建设银行,怎么变成了交通银行呢?对此黄瑛亲自给陈宝民打来电话解释:她本来准备存在自己的银行,但她的表弟在广州开发区交通银行工作,比她的任务更重,所以她把这笔钱先给了表弟救急。那45万元是这笔钱一年的利息,请陈宝民和章玉收下。
    抛家弃子流浪天涯,只为守住那 不能说的秘密
    1995年10月,陈宝民到深圳出差,黄瑛特意从珠海赶来与他相会,介绍了自己的朋友 中国石油报社深圳记者站的站长程澎立给陈宝民认识,并说程澎立是她最好的朋友。酒过三巡,程澎立向陈宝民提出,自己在深圳开了一家公司,最近资金周转有些困难,能否挪用500万元以解周转之急?已经轻易转出500万元,而且至今平安无事,陈宝民头脑中的防线已经模糊,尤其是看到黄瑛充满信任和期待的眼神,他脑子一热,再次大包大揽地答应了划出500万元给程澎立使用。程澎立答应使用一年,支付20%的利息。
    那天临分手时,黄瑛感激地握住陈宝民的手说: 你太给我面子了,能有你这样的朋友,是我的福气。 陈宝民将她柔软的小手握在手中,久久不会得松开。
    1996年3月,广州开发区交通银行的存单到期了,陈宝民让章玉去广州提取这笔钱。
    没想到章玉会同黄瑛一起来到交通银行时,银行工作人员表示这张存单存在违规操作,他们要调查清楚后才能付款。章玉傻眼了,黄瑛也表示不能理解,而她的表弟此时已经调离交通银行。章玉只好给陈宝民打电话,告知他这件事情。得到这个消息,陈宝民感到眼前一黑,一直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。黄瑛也给他打来电话,声音十分焦急,说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但她表示,一定会亲自追回这笔钱,绝不会让他担风险。
    没想到,他们等来的不是回款的好消息,而是珠海市检察机关发来的要求配合调查的一纸调查函。原来,珠海建设银行前山支行的行长因涉嫌受贿被捕,检察机关在他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一张辽河油田开出的500万元汇票复印件。这恰巧是陈宝民开给黄瑛的那张,应该是黄瑛托行长办事时落下的。
    陈宝民很快通过小道消息得知,辽河油田马上要对他和章玉经手管理的所有账目进行彻查,他顿时感到五雷轰顶,立刻给黄瑛打电话。黄瑛在电话中沉默了一会儿,便暗示陈宝民和章玉一起逃跑。她说: 你放心,你们走了,我会继续追这两笔钱,只要钱回来了,人就不会有多大事。 她最后强调, 只要你们替我保密,我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。相信我。
    8月29日晚上,陈宝民一夜未睡。挪用公款1000万元本就足以让他把牢底坐穿,逃跑更是罪上加罪,可黄瑛的保证让他相信,她一定能帮他把罪责减到最低,她不会不管他。快天亮时,眼睛布满血丝的陈宝民满怀歉意地看了看已经怀孕6个月在床上熟睡的妻子安琪,此时,他却不得不亡命天涯,连向她告别都来不及。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
请使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